編者按:從5月20日起,學習時報連載采訪實錄《習近平在寧德》,以饗讀者。1988年6月至1990年4月,習近平同志任福建省寧德地委書記。那時的寧德,經濟總量排全省最末,俗稱“閩東老九”,全地區9個縣有6個是貧困縣,是全國18個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之一。正是在這樣一個“老少邊島窮”的東南沿海欠發達地區,剛滿35歲的習近平同志以深入調研起步,以建立“四下基層”制度開局,提出“弱鳥先飛”理念,倡導“滴水穿石”精神,把工作重心放在改善寧德基礎設施和人民生活水平上,下決心帶領閩東百姓擺脫貧困。他始終把為民辦實事擺在首位,訪貧問苦,關心少數民族群眾,重點解決群眾反映強烈的干部違規私建住宅問題,制定“公務接待12條”狠剎不正作風。
  這組采訪實錄,生動再現了習近平同志客觀清醒、立足長遠的戰略思維,求真務實、從嚴治吏的領導作風,扎根基層、貼近群眾的真摯情懷,以及功成不必在我的廣闊胸襟,值得我們細細品味。
  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門戶網站開設特別專題同步推送采訪實錄《習近平在寧德》。

“我與習書記交接在基層”(上)

  習書記是1988年6月到寧德工作的。他給我的第一印象,不是一個坐在辦公室里聽匯報的領導,而是向基層要真相、要思路、要答案的務實領導。他來報到后幾天,在地委、行署班子及老同志見面會上作了一個講話。他說:我很高興也很榮幸能到閩東老區來工作,為老區人民奉獻自己的一分力量。我到這里畢竟人生地不熟,還是要靠大家充分獻策,你們提出的合理意見,我一定會采納,也一定竭盡所能,在任期內為閩東多...【點擊閱讀】

“我與習書記交接在基層”(下)

  去下黨鄉是在他對寧德9縣進行調研之后的事情。當時寧德有四個特困鄉,分別是下黨、范坑、北壁、洪口。這4個鄉習書記總共跑了3個,都一一幫助他們解決過問題。就剩下一個北壁,在一個海島的邊上,實在太偏僻了,路又陡,所以我當時就沒有建議他去,怕來回有危險。他離任后還特別跟我講:“我留下一個特困鄉沒有走完,你以后要替我去走一走。”所以我退下來以后,到省扶貧基金會當會長,就把這個北壁作為...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在寧德提出的觀點和思路放到現在都是非常恰當和深刻的”

  1988年3月,我在福州參加省里的兩會,省委書記陳光毅同志找我談話,說省委想讓習近平同志到寧德接我的班,來征求我的意見。我早已過了任職年齡,有年輕人來接替我,我當然很高興。習近平同志在廈門當常務副市長,雖然我不認識他,但我知道他是習仲勛同志的兒子,各方面反映很不錯,我就和陳書記說:“習近平同志到寧德最合適了。因為寧德是革命老區,他是老革命的后代,所以他對老區肯定有很深的感情。...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主政寧德時就展現出高瞻遠矚的戰略思維 ”

  從習書記1988年6月來寧德到他2002年10月離開福建,15年間我以不同身份在他領導下開展工作,大致分為四個階段。第一個階段是從1988年6月到1989年12月,我當時是寧德地區福安縣委書記。第二階段是1989年12月到1990年5月他離開寧德去福州前,我是地委秘書長、地委委員。
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寧德人民早日擺脫貧困”

  習書記是1988年6月到寧德任地委書記的。當時,寧德除了寧德、霞浦、古田3個縣以外,其他6個縣都是全國連片貧困區,整個地區財政收入不到5000萬元,地區所在地寧德縣的財政收入還不到400萬元。我那時候是寧德縣委書記。1989年,也就是習書記來寧德的第二年,寧德縣由縣改為縣級市,1999年更名為蕉城區,但我們還是習慣稱寧德縣即當時的寧德市為寧德小市。
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把‘公仆日’辦成了‘連心日’”

  習書記在福建工作17年半,我與他有比較長時間的工作交集。他擔任寧德地委書記期間,我在他身邊工作,任地委辦公室主任、地委副秘書長。他調任福州市委書記后,我也調到省里工作,先后任省政府辦公廳秘書處處長和省信訪局長、省政府副秘書長。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提出的‘滴水穿石’和‘弱鳥先飛’凝成了閩東精神”

  聽說習書記來寧德,閩東人確實抱有很高的期望值。因為大家聽說習書記的父親是中央領導,只要從上面要些大項目,就可以把閩東的經濟發展起來。閩東那時候真窮啊,交通又閉塞,干部群眾有快速致富的美好愿望,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本身缺乏志氣,老覺得閩東在省里什么都是落后的,經濟上體量小,發展又比較慢,滋生出比較強的等、靠、要心理。
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在寧德是以‘三個先、三個再’原則開局的”

  從1988年算起的話,我和習書記共事的那些日子距今快30年了,但感覺并沒有那么遙遠,很多事至今印象深刻。我們最初的緣分是“四人四同”。根據福建省委對于調整和加強寧德班子建設的考慮,省里選派4位同志分別從幾個方向一起匯集到寧德,一兩個月之內先后到位。我記得很清楚,習書記是1988年6月初從廈門到寧德的。7月,省里調李敏忠同志,從省委辦公廳到福鼎縣任職,后到地委工作。
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強調扶貧先扶志”

  習書記1988年6月來到寧德,29年過去了,可以說彈指一揮間。對于我而言,他是好領導、好班長、好朋友。他在寧德工作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留給我的印象是極為深刻的,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。他抓住擺脫貧困這個主要矛盾來施政,對寧德的發展思路是很清晰的。首先,他提出扶貧先扶志,先要解決思想上的貧困問題,強調地方貧困,觀念不能“貧困”,要淡化“貧困意識”。1989年10月,在習書記倡導下,地委...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倡導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”

  1988年到1990年,習近平同志在寧德任地委書記,我當時是地委常委、統戰部部長,和他共事、相處了兩年時間。對于這段經歷,我既感到榮幸,也留下了難忘的深刻印象。當時寧德確實非常貧困,而且具有特殊性,可以總結為“老、少、邊、島、窮”,既是革命老區根據地,又是少數民族聚集地,島嶼很多,海岸線占全省的1/3。島嶼多、岸線長決定了寧德的“前線”地位,所以在新中國成立后一直沒有什么建設項目。
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對發展軍隊事業有感情有思路有辦法”

  寧德地處福建東北部,依山面海,有1046公里海岸線,300多個島嶼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面對臺灣海峽局勢持續緊張,福建自然成為“前線”,寧德的三都澳港口成為我國重要軍港。我老家是山東的,因為當兵守海防支援邊島來到寧德,一開始在寧德的一個守備師當政委,守備師撤編之后我就到了寧德軍分區,比習書記早到寧德一年半。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把治理整頓看作發展的新機遇”

  習書記到寧德赴任地委書記那一天,是地委副書記林愛國帶著我來福州接的他。上午從寧德出發,下午在福州西湖賓館接到了習書記。見到習書記,我們很高興,習書記親切地和我們握手,簡單交談后就一起上車前往寧德,傍晚到達閩東賓館,地委有關領導在賓館迎接。初次見到習書記,我們都覺得他和藹而又穩重。
【點擊閱讀】

“跟著習書記干工作有動力有干勁”

  從改革開放初期到上世紀90年代,對福建發展產生重要影響的人,我敬佩的有兩位。一位是時任省委書記項南同志,他拉開了福建改革開放的序幕,對福建的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第二位是習書記,他以親善、和諧、真誠的形象深入人心。他當時剛剛30多歲,卻沉穩成熟,扛起閩東擺脫貧困的重任,腳踏實地搞調研,深入基層接觸群眾,表現出赤誠的為民情懷。他在寧德主政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給寧德的干部群眾...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救活了具有百年歷史的馬尾船廠”

  習書記是1988年6月到寧德工作的。當時寧德的經濟狀況很差,不通高速公路,更沒有鐵路,從寧德到福州乘汽車要走4個小時。整個地區貧困面很大,干部群眾的思想又很保守,農業發展都很困難,更別提上什么工業項目了。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以平凡心真誠對待我們”

  習書記1988年6月到寧德上任,一來就直接下鄉搞調研去了。我第一次見到他是一個多月之后,他到市直機關各單位走訪,和大家認識一下。那天我正在辦公室里編一個叫作《太姥情》的音樂片,想把工作幾年來積累的一些素材編輯成一部音樂片,借此宣傳一下閩東的好山好水。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身上始終體現著一種務實精神”

  《閩東日報》創刊于1952年4月,前身叫《新農村報》,1958年7月改版為《閩東日報》,曾被評為全國三家先進地方報紙之一,《人民日報》1960年6月12日曾刊發《閩東日報》代表介紹經驗的文章。1961年,因經濟困難,《閩東日報》又改為《閩東報》,隔日出刊,后改為周三報。1969年在“文革”時期停刊,一停就是20年。
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說下黨是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地方”

  上世紀80年代,閩東是福建全省最為貧困的地區之一。壽寧縣地處寧德東北部,藏于大山深處。明代通俗文學家馮夢龍曾在壽寧當過4年知縣,他說壽寧是“縣在翠微處,浮家是錦棚,三峰南入幕,萬樹北遮城,地僻人難到,山多云易生”。用老百姓的話講,就是“車嶺車上天,九嶺爬九年”,可見當年壽寧山路崎嶇,跋涉艱難,被人視為“畏途”。
【點擊閱讀】

“寧德是習總書記治國理政思想的重要策源地和練兵場 ”

  近30年來,我主要在寧德的新聞宣傳和黨務戰線工作,盡管與習近平總書記的直接接觸并不太多,但他在寧德、在福建工作期間,很關心寧德的建設和發展,我有幸多次隨同他下鄉調研視察,直接或間接參與了大量的宣傳報道工作。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在寧德就提出以辯證思維看待財政經濟問題 ”

  習書記到寧德時正值夏天,天氣熱得很。可他給人的第一印象卻像一襲清風,讓人耳目一新。他給我的最初印象可以總結成三個“沒想到”。一是沒想到“開場不把鑼鼓敲”。在一般人印象中,新官上任三把火是司空見慣的現象,但習書記卻不然。【點擊閱讀】

“習書記指導古田縣搞好產業發展 ”

  第一次見到習書記,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對古田縣非常關心,高度重視庫區工作。我先講講當時古田縣的基本情況吧。古田縣是福建一個非常特殊的縣,“庫區”是古田縣最大的縣情,庫區建設和移民工作是古田縣一項長期、復雜、艱巨的工作。上世紀50年代,國家“一五”計劃將古田溪水電站列為全國第101個重點建設工程。1958年,庫區建成,淹沒了一座千年古城和4萬多畝良田,形成水域面積37平方公里和大小...【點擊閱讀】

中共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網站制作
專題審核:張保平  |  責任編輯:李軍輝  |  視覺設計:尤茜  |  專題制作:荊妍寧  |  編輯:金秋、賈麗瑋  |  內容來源:《學習時報》

版權所有:中共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 京ICP備05047277號

打羽毛球的英文怎么读